与天佑同台,李健:一脸懵逼无话可说

文章正文
发布时间:2017-05-23 23:38

  近日,在快乐男声全国300强发布会上,MC天佑粉墨登场,向300名快乐男声示范喊麦,喊麦就算了,当期的评委还是李健。

  健哥当场就一脸懵逼无话可说了。

  当主持人问李健,打不打算选喊麦选手的时候,健哥环顾四周,憋了半天,说:我得想一想。结果没想到这个尴尬的话题,主持人还要继续追问,是不是意思是会考虑。  

  于是文雅的健哥,思来想去只能说:“……我比较严肃,选择的时候会更严肃。”

  这不就是大写的冷漠拒绝吗?但这么说肯定冷场,迫于无奈李健接着表示会以才华作为选择标准。  

  这个意思大概就是,没有才华的喊麦,才不选呢哼。于是场面一阵尴尬,无话可说之后主持人只能转移目标。小鉴觉得以健哥的素养,陷入沉默就已经是无话可说内心咆哮到极限的程度,尴尬癌程度直逼裸奔。  

  为了不黑,大家来一起感受一下为什么健哥会这么崩溃~~ 

  万万没想到,今年整体走小清新民谣风格的快男,尤其是还有李健这种直线拉高整体水平的民谣诗人“音乐召唤师”在,竟然会出现喊麦这种辣眼睛的大杀器!这场民谣诗人与喊麦王子的相遇,可谓天雷地火……

  只见现场MC天佑犹如天皇巨星,浑身散发出舍我其谁的气势,代领300名斯巴达勇士……不,斯巴达快男们集体喊麦!台下观众如醉如痴,纷纷比出666手势,场面美得不敢看。看完视频,小编的内心久久不能平静,心中仿佛有三百匹羊驼翻山越岭崩腾而过。  

  小鉴看完比赛的表情,真的和健哥一毛一样~

  超冷漠———— 

  讲真,小鉴对喊麦的态度曾经是非常宽容的,喊麦是时代土壤结出的果实,是这个时代广大人群的审美趣味与精神境况的产物。喊麦之所以存在,是因为它展示了来自城乡结合部以及城市底层无业青年的心声和呐喊。 

  认知里的喊麦是 Microphone Controller,是掌管麦克风的人,即便土糙了一点,也不至于太让人无法直视,尤其是既然登上了快男的舞台,我以为怎么都会包装一下,甚至期待能有个翻转。

  然而这个县城 DJ 音乐+拖拉机节奏+大嗓门+东北腔,嘶————心情有点微妙。  

  在歌词上喊麦可能没法救了,这个和喊麦的主要受众有关,在受众有限的认知和阅历里,成功就是喊麦词里的帝王、江山、称王、英雄和娇女。是“天下风云出我辈,气势磅礴敌已退,不知是苦还是累,如今小鉴心已经醉。”  

  这和爽文里的一统宇宙的打怪流师出同门,在短短几行文字里展示了一个庞大架空帝国的崛起,就像知乎网友的评价: 

  “是屠龙宝刀点击就送的豪迈,是洗剪吹厂妹在量贩式ktv吹瓶的畅快。”

  当时有人说了,民谣不也是这样吗?词里充满了远方、姑娘和香烟。但后来,小鉴发现这还真不一样。民谣是音乐,或者说大多数民谣至少是有门槛的音乐,在歌词中描绘各种理想的意向,而喊麦不是。  

  所以尤寄希望于登上快男的喊麦,至少在编曲上能上一个台阶。毕竟喊麦在旋律上饱受诟病多年。资深音乐评论人臧鸿飞不止一次吐槽喊麦,比如说快乐男声云南唱区选手的《一人我饮酒醉》不是歌曲是快板:“一没有旋律,二没有节奏变化”。  

  曾有乐评人拒绝评价MC天佑,“对不起,我是一个正经严肃的乐评人,请尊重我的职业,谢谢”。而另人失望的是,MC天佑带上快男舞台的,不过是经典“快板”之作《一人我饮酒醉》。  

  我已经不敢想象健哥坐在下面是如何控制住自己的面部表情的了。

  不幸中的万幸,《一人我饮酒醉》作为经典之作,内容至少比较健康。而在早期MC们纷纷成名后,有更多的MC为博出位,歌词越来越低俗,审美越来越恶劣,就像是快手上那些活吞青蛙、裤裆放鞭一样,是庸俗文化的产物,而且甚至连旋律都还能再差一点。  

  发展到现在,喊麦所折射出的大多是最基层社会丑陋的一面,这种愚昧无知的简陋价值观本来应该自生自灭。我以为它会落后于时代和潮流而消失,然而,在洪流之下,流量和资本选择拥抱喊麦的这天终于到来了。

  喊麦背后巨大的流量,让人人放弃了底线,反过头来趋之若鹜、大肆吹捧,这不仅仅是一种可悲,更是可怕。小鉴之前发现MC天佑频频参加综艺节目,走上微博红人节的红地毯,在二代们的私人聚会上与其相谈甚欢,成为湖南卫视《天天向上》开场嘉宾登上大众媒体,不久前还宣称获得了2500万的广告代言,金额一举超过集美貌与才华于一身的前第一网红 papi 酱,甚至平台斥资2000万来挖一个喊麦主播。  

  这游戏人间让我有些看不懂。 

  快乐男声作为一个音乐类选秀节目,不是没有出过优质选手,比如轮回新生,再次出发的张杰,曲风小众,来自火星的华晨宇。快乐男声为流行乐坛输送过许多有潜力的新鲜血液。而且今年的评委也好(这节目叫音乐召唤师),还是嘉宾也罢,都在向实力派靠拢。不管是尚雯婕还是李健,无论是陈粒还是罗志祥,都是专业的音乐人。无论是逼格还是水平,和不入流的喊麦完全没法比较。

  负数没法做分母,我也无法说出喊麦比正常音乐差了多少。就是这么一个在音乐的专业性、选手的演唱水准方面都有门门槛的节目,不应该出现这样连音乐都算不上的东西。  

  几个月前,三个小伙子在《快乐男声》上翻唱《一人我饮酒醉》,遭到了评委和观众的冷嘲热讽,私以为这是一个有节操的音乐节目正常的反应。几个月后,主办方却请来了原唱MC天佑。主播们有一个自己的江湖,如果这以为着主流媒体不幸沦陷,那喊麦很可能会被他们定义成一种“音乐”MC天佑带领三百快男一起喊麦,会不会就是这种所谓的“音乐形式”登上主流舞台的起点?  

  “快男”们集体喊麦,若只是炒炒话题也就罢了,怕就怕成为一种潮流、一个讯号。从此大街小巷KTV被喊麦充斥,尚且缺乏判断力的年轻人们以此为“先锋”,争先恐后投入到对低级趣味的追逐中,想要一夜爆红……

  小鉴不想看见这样的场景,音乐是严肃的,是需要尊重的。虽然有选秀有炒作,但快男的确产出过不少优秀歌手,并不愿意看见快男被喊麦占领的那天。

  一人我饮酒醉,面对MC天佑上“快男”,我希望是我醉了。

文章评论
—— 标签 ——
首页
评论
分享
Top